Daibor Cyber Space

学习笔记、一些思考和记录

地图炮、东北复兴和口罩——地方政府的技能怎么放?

Posted at — Feb 2, 2020

地图炮

前天,微信官方公众号「微信派」发了条推送——《【建议收藏】这些小程序,疫情期间能应急》。里面首先介绍了广州市政府联合腾讯云开发上线的「穗康」小程序,针对当下口罩难求的情况,提供了线上预约,线下定点购买的渠道。

作为一直热爱家乡,关注东北振兴和地方政府信息化水平的普通市民,当时非常感慨,在朋友圈分享这件事。

我的朋友圈截图

结果意想不到有位教育背景非常不错的高中同学评论「可以搜搜非典是哪里吃出来的」,我简单回复这两个不是同一件事,要见贤思齐,想结束熟人间不愉快的争论。结果没想到他还是很认真,回复了一大段:

朋友圈截图

鉴于我妈也于昨日晚间发表了「这些人瞎吃给国家带来夺大影响啊」的吐槽,我才意识到:把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归罪到吃野味的人头上,很可能是大部分人的观点。进一步地,还明显能感觉到这种怪罪已经被放大到武汉人、湖北人头上。放眼国际来看,针对华裔「乱吃奇怪东西」的刻板印象、歧视也都纷至沓来,海外的朋友们纷纷传达了这种担忧。

但在我看来,这次全国疫情的责任显然不在吃野味人的身上。

不可否认,吃野味这件事无论从现代社会的文明角度还是卫生角度来看,都是值得鄙夷的。但考虑到作为饮食文化丰富、食补等养生观念深厚,国民本科率尚只有4%的国家,某些群众有些特殊癖好和口味也不难理解。并且根据检索到的资料来看,吃野味也并不一定违法,要取决于该动物是否列于《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简称「三有动物」)中。我猜想他们吃野味的目的也不是传播病毒,而是满足自己。如果不是看过武汉病毒所专家在一席上的讲演,我也完全不清楚小小的蝙蝠和野生动物身上携带如此多人类尚无解药的致命病毒。

按照最近爆出来的雷来看,武汉地方政府和国家疾控中心是直接责任人,1月24日发表的论文显示,疾控部门早已经做出了人传人的结论,但迟迟未尽到责任及时发布。(后续新闻证明该说法值得商榷)武汉当局在疫情早期也存在着严重的瞒报问题。相信大家这些天已经被这些新闻气坏了,这里不再赘述。

总而言之,这些吃野味的人就好比草原上的一颗小火星,而武汉地方政府、国家疾控中心就是在火星旁边手持水管却迟迟不灭火的人。如果各级部门实事求是,本着为人民生命负责的态度,疫情很可能在年前就能得到有效控制,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吃野味的人有错,但千万不要认错了发泄对象,把人民与渎职机关的矛盾转移为人民内部矛盾。拿了纳税人的钱,又手握权力的机关不替人民群众消灾办事,这种恶远甚于吃野味。这种机关再不骂,以后面对类似事件时,你我的性命就只能指望党的先进性了。

搞清楚这点,不妨设身处地,想象自己是在这种地方政府领导,且医疗资源紧缺,病毒肆虐情况下的普通市民。我敬佩为了不扩散病毒留守武汉的人民,置身险地避免祸及同胞是大义,但逃跑者也是求生本能,理应理解。今天看到了一张日本小学发给学生和家长的信件,我拜托会日语的兄弟翻译了一下,最后一段如下:

另一方面,随着新闻和网上信息的扩散,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武汉市相关的人的无谓的歧视言论可能也夹杂其间。拜托各位家长,与孩子讨论的时候,请注意培养孩子正确的人权意识。

日方通知照片

东北复兴

话说回到那条朋友圈,同样用一大段回复完那位同学后,他又给我回了更长的一段。

朋友圈截图 朋友圈截图

这位同学觉得此次疫情就是东北人出气的窗口,既然我们被地图炮,就要趁机打回去。我回复说我理解你,但不认同。

在杭州读书四年,虽然我没直接遇到过针对东北的歧视和嘲笑,但在网络舆论上受到的委屈着实不少,**说东北是地图炮弹着点最密集的地区,恐怕除了河南人没谁会反对。**作为东北人,尤其是沈阳人,怒其不争、愤怒都在所难免,我也特别能理解。

在地域歧视这件事情上,下策是逮个机会骂回去,但这会加深彼此的怨恨和歧视;中策是不理会;上策则是努力把东北建设成人人向往的地方,占据舆论制高点。

回复这位同学时候,我特别煽情地写了一段,这里也分享给大家:

我不想假设这次疫情发生在沈阳,舆论会如何声讨。对于地域歧视,骂来骂去只会带来更坏的结果。你在公开平台上攻击武汉人,对方一看你是东北人,下次只会加倍攻击回来。如果你是为理性的发言者,避免甚至批判地图炮,某种程度上就维护了东北人的体面。解决东北收到地域歧视的根本途径是把这里建设好,改革上敢为人先,思想上与时俱进,如果这个口罩预约的小程序是沈阳市政府推出的,那我一定非常自豪分享出来,并且对东北复兴又多了份信心,不用在这里酸广州。对东北复兴,我们要做的不是小孩子你一拳我一拳的游戏,而是一项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伟大计划,党的胜利经验告诉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紧接着,这两天我的朋友圈又被一条推送刷屏了——《杭州研究决定:市民成功预约的口罩,将统一配送上门》。在全国几亿人买不到口罩的时刻,杭州一步到位,在推出预约政策几小时后采纳市民建议,决定将口罩配送上门。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沈阳?或许会有沈阳老乡开脱说杭州疫情比沈阳严重很多,但作为互联网人,我想请你算算,对杭州市来说,这是一笔多大的流量?会收获多少这代渴望公平人性政府年轻人的信任?在抢人大战的城市化大背景下后续能为杭州带来多少好处?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沈阳,会改变多少歧视东北人的态度?

姑且不提杭州本身在互联网产业、舆论话语权和政治资源上面的强势了,和平时期强势城市拥有更强话语权。但在重大疫情面前,各地政府起跑线是一致的,区别只在于地方领导能不能敢为人先做事,有没有拥抱信息化、互联网。

但也不能说东北政府毫无作为。这几年互联网经济快速崛起,杭州和浙江在2016年率先喊出「最多跑一次」口号,上线网上政务平台,虽然实际情况离这个口号还有一定差距,但不可否认这简单五个字的影响力,以及服务型姿态所博得的好感。同年,辽宁率先主动披露GDP数据的水分,后续在营商环境、自贸区建设上也做出了不少努力,辽宁省的一网通办政务平台也在2019年上线。我偶尔会去沈阳市政府官网(www.shenyang.gov.cn)浏览动态,做得也还不错。

为什么这次疫情事件我特别期待沈阳政府能率先推动什么好的政策,以获得全国范围的曝光呢?抛开政治资源这种不可抗力,东北振兴的最大能动性其实是构建信心,而信心的渠道在于新媒体。

如果不是19年沈阳市陆续与万达、恒大、腾讯等百亿级别的合同被本地媒体广泛报道、一网通办平台的运行和房价的抬头,我很可能还对沈阳充满了悲观,但今天已经考虑在这里做点事情的可能了。在媒体资源已远远落后的情况下,东北急切地需要满足群众需要的新锐政策落地,因为只有更加务实、超前的政策才能获得流量;在东北已经沦为地图炮阵地的情况下,只有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实事求是地做事,避免如「沈阳大学学生被砍,报警三个月无人受理,发到微博连夜成立公安局」这样的事件发生,才能不让所有努力付之一炬。

在这次疫情初期,河南就很好地示范了一次如何利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渠道,展示政府高效、以人为本的防疫工作,羡慕之声不绝于耳,更是踩在湖北政府身上,收尽了镁光灯。尽管事后公安部表示断路违法,但又有谁在乎呢?反观辽宁,因为初期只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在二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均已一级响应后,凌晨再升级为一级响应,引出了不少段子手。

微博截图

信息化技能

我的本科专业是电子,做的事情是互联网方面,平时又对效率和智能化方面的技巧非常感兴趣,所以在此次事件中更多关心的是信息化建设方向有何缺失。总的来说,信息化水平非常低下。铁路登记实名制到这个份儿上,寻找同车旅客还基本靠微博微信上喊;国字头基金会工作方式和100年前基本相同,管理水平低到骂人都不解气;社区基层发通知靠500人上限的微信群等等。

结合自己的一点经历,我想可以从以下方面改善:

  1. 工信部应当规范所有智能手机、电脑上加装应急事件通知系统,应当具有通知、强制采集等功能。地震、台风、火灾和疫情等重大公共事件的信息通知方式应当与时俱进、参考发达国家经验。我记得12年买的 Android 2.0 手机上就有自带的应急播报系统了。
  2. 建立以身份证号为基准的重大事件应急物资发放系统,比如这次杭州和广州,分别推出了各自的线上预约平台,这完全是重复发明轮子,应当有一套可以在各地复用甚至全国联网的系统,发放口罩等物资。
  3. 信息公开、搜索引擎优化不到位,经常出现政策文件无法通过搜索引擎检索的问题,更新也并不总及时。
  4. 删帖只会加剧对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人民呼唤透明、公开的政府。就算做得不好,老老实实承认,人们骂归骂,但不会如此愤怒。这个时代,坦诚和自嘲就是最好的公关。

最后,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利用好制度优势,建设更加完善的信息化应急系统;希望各级政府部门、NGO真正做到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希望疫情尽快过去,所有人平安。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